EMU618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93|回复: 0

[原创] 小城忆事(回忆我小时候经历过的那些已经消失的地方)之三

[复制链接]

签到天数: 531 天

[LV.9]以坛为家II

发表于 2021-1-2 22:16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电影院
    县城里的电影院坐落在原公安局的东边,县委大院的前面,老式三层楼结构(三楼一直不知道是干什么的...)门前是水磨石的台阶,大门口两侧是售票窗口,大门东边是个院子,印象中记得电影散场就是从东边出门的。从电影院最里面的西边出口出去,就是厕所,差不多就是这样。

    小时候去看电影,是我爸带着我去的,骑着自行车,带着我妈和我,恍惚中记得是个深秋的夜晚,两边的行道树已经光秃秃的,地上都是落叶。电影院门口人声鼎沸,有很多推着的小货摊,摊子上点着一盏干电池灯,下面是个筒子,拉着一根很长的杆子,杆子头喷着很长火苗的那种,还散发着刺鼻的好像化肥一样的臭味。卖的东西我就记得有瓜子、花生,好像还有别的什么,也记不清楚了。瓜子是用杆称卖的,摊主称好瓜子,就从下面抽出一张报纸,几下就卷成一个类似冰激凌筒的锥形,把瓜子倒进去,上面还有个盖子,防止瓜子洒出来。

    那时候买票还得排队,好容易买到了票,捧着瓜子从大门进了大厅。大厅里两扇门,右边还有台阶是上二楼的,反正我看电影都是在一楼。门上有绿色和红色的指示灯,好像一个是入口,一个是出口。门上还挂着厚厚的门帘,防止人家偷看的。

    撩开门帘进去,是斜着向下的台阶式的座椅。正对着门的是通道,除了银幕上的光之外,到处都是黑乎乎的,伸手不见五指真心不夸张,只有检票的人才有手电筒,找座位都要躬身一排排的趴上去瞅。

    椅子是那种很硬很凉的硬木材质的折椅,扶手则是铁的,不用的时候就把椅子朝上一掀,还会发出很响的“啪嗒”的声音。我坐在椅子,老是会朝后出溜,经常就掉下去,或者被椅子夹着。因为不老实,有时候后面的人就会用脚踢。那时候看电影是禁止喧哗的,除了散场的时候有人吹哨子。

    我能记起来看的电影,大多是学校组织看的。一般都是战争片,记不清几年级了,有次看电影《烈火金刚》,里面有个情节,一个人大喊着:“小鬼子,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孙定邦!”因为咱们这里的方言,定邦和腚帮(就是屁股,方言称为腚帮)一个音,大家都在下面笑,还被老师训了。《地雷战》《地道战》《上甘岭》这些电影都是暑假必不可少的。印象中另类的,就是去看台湾电影《妈妈再爱我一次》。

    没看之前,已经有很多女同学带了手绢(不要笑话,那时候就是带手绢)进去,说听人家说的这电影很感人。我那时候坐的是中间靠前的位置,4个男生坐一起,再往右都是女同学坐着(那时候男女生还是有距离的),片子开头是主角的爸妈认识,很不巧的是,我那时候看的电影是未删减版的,里面有一段,大概2、3分钟的床戏(—_—b),好吧,算是我第一次接触吧。刨去这个意外,片子后面真的是很感人的,到处都是抽泣的声音,特别是主角唱“世上只有妈妈好”的歌的时候,更是有人直接放声大哭。看完出来的时候,有两个女同学,我还记得一个叫韩秀娟,一个叫王淼,那眼睛哭的跟水蜜桃似的,又红又肿。可惜那时候我们男生倒没几个哭的,散场就跑着玩去了。

    陪家里人去看的电影记得有《天下第一剑》《武当》《金鞋》,《金鞋》是个喜剧片,是喜剧明星陈裕德主演的,我还记得里面有个情节,人被王八咬住了手指头,王八把头缩进壳里怎么都不出来,气的那人把王八连壳都砍碎了。

    电影院的衰败在90年代后期,那时候渐渐的开始放港台的武打录像了,到处的录像厅取代了电影院的辉煌,而且那时候的街机厅也是风生水起,我们这些精神旺盛的自然就被吸引了,谁还去买票看电影?一块钱的录像起码能看四部武打片。慢慢的电影院就变成了摆设,偶尔县里开会什么的会用上,再接着被人承包了放录像,那时候路过几次,旁边院里的草都老高了。

    直到电影院快要拆迁的时候,又去看了一眼,已经拆了一半的楼在夕阳下矗立着,不胜凄凉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国治模拟精品屋 ( 沪ICP备15012945号-1 )

GMT+8, 2022-5-16 23:23 , Processed in 1.103063 second(s), 18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